名誉站长:诗阳   友情链接   诗刊首页 
登录会员名 密码 自动登录 
注册注册 登录/短信登录/短信 帮助帮助
时代诗歌网首页 » 诗文博谈

发表新主题   回复主题
赏传奇诗人槟郎
阅读上一个主题 :: 阅读下一个主题  
作者 正文
槟郎



加入时间: 2007/11/06
文章: 1203
来自: 南京

文章时间: 2021-3-14 周日, 上午6:30    标题: 赏传奇诗人槟郎 引用回复

赏传奇诗人槟郎

作者:张梦如

这学期有幸选了李槟老师比较诗歌这一门课,被李槟老师的教学方式与人格魅力深深吸引。

李槟老师笔名槟郎,安徽巢湖人士,早早的离开了家乡,最终在南京定居。现任教于南京晓庄学院,教授比较诗歌、新诗赏析、旅游文学多门选修课,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知识之渊博。

第一次上李槟老师的课,就被他独特的教学方式所吸引。每次上课前,李槟老师都会对我们说先抛砖再引玉,待他说完他的观点之后,他便会认真的听我们的发言,并且给我们一些建设性的评价。这种教学方式是我长这么大以来从未见过的。在我们刻板的印象中,老师是一副威严、严肃、高高在上的样子,但是李槟老师不一样,他的这种“先抛砖再引玉”的教学方式,让我们感觉他好像不是我们的老师,而更多的,像是我们的一位朋友。于是在情感上,我们跟李槟老师好像亲近了许多,在李槟老师的课堂上我们也不会像在其他课上那么拘束,更加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了。

每次上课的时候,李槟老师都会一脸骄傲地向我们展示他近期写的一些新诗作品,那开心的样子啊,可爱得就像个孩子。李槟老师真的是一位非常热爱诗歌的诗人,这么多年以来,他每天都坚持写一首诗,到目前为止已经写了好几千首了,他的这份热爱与坚持真的很是让我感动。李槟老师曾经对我们说过,有些诗歌是他在梦中所写,灵感一来,就要立即把诗记下来,不然会忘。于是夜里突然醒来后,李槟老师就会立即披衣把诗记下来。俗话说的好,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”,也许正是因为李槟老师整天都想着诗歌,所以连夜里都会梦到它吧。

在我的印象里,李槟老师是个可爱而又淡泊宁静的人。他的可爱之处让人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,却又能通过他的一言一行、一颦一笑真切地感受到。记得有一次早早的到行知组团上课,正好碰到了前来上课的李槟老师,李槟老师当时没注意到我。只见他背着个硕大的书包,一路小跑,好像生怕来不及上课似的。可我打开手机看一下时间,明明离上课还有近二十分钟的时间,李槟老师这被书包压得左摇右晃的样子实在是可爱极了。后来我到了教室里,李槟老师正坐在讲台上,一言不发,好像是在沉思。也许诗人就是这样吧,脑子里充满了许多浪漫的想象,给他把椅子就能安静地坐在那里思考一个下午。李槟老师的这副模样也不禁让我想起了“思考者”这个雕塑,先生当时的神态举止跟它相比,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其实,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到李槟老师。只见他圆圆的脸上挂着个圆圆的黑框眼镜,皮肤黝黑,个子不是很高,略微有点胖,平时最爱把手背在后面,低头行走,还时不时的眺望一下远方的天空,目光时而幽怨,时而感伤。这正是一个诗人该有的模样。李槟老师的这个样子就让我想起了民国时期著名的诗人徐志摩,后来我渐渐的发现,李槟老师与徐志摩有许多相似之处。

首先在外观上,他们都有着诗人独有的气质—纯净、浪漫、真实、热情。其次在诗歌的艺术特色上,他们也有着许多共通之处。在形式方面,李槟老师跟徐志摩一样,作诗不拘一格,敢于突破古典的抒情方式,大胆创造新的体式,敢为新诗开拓新的格律,意境优美。李槟老师最近的一首新诗就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,诗里这样写到“人啊莫自大,看不见不是没有,听不见不是无声。环境的奥妙,我们都不了解。对了,人死后,可见的肉体没了,不可见的灵魂还在。就在这个世界里,有未知的世界。”在意境方面,他们的诗都有着美轮美奂的意境。而李槟老师的诗歌不单单是所谓古代诗歌中的情景交融和虚实相生,而更多的是掺进了一种抒情,其有很强的抒情感染力,读后韵味无穷。李槟老师的那首《驻步桃花扇亭》,是我最爱的一首诗。诗中这样写到“桃花和扇形的花窗里,露出素馨玉洁的秦淮女子,腮边的泪滴里映着南明的兴亡。一把喋血的纸扇半遮了,亡国里的碧血丹心的红妆”“我驻步栖霞山的桃花涧景区,寻不见卞玉京的葆贞庵堂。却看到素馨玉洁的本家李香君,一把喋血的纸扇扑风而来,抚慰我兴亡国里的痛创。”在这首诗里,槟郎刻画了李香君这样一个英姿飒爽、视死如归的鲜活的形象,传达了对李香君的敬意,引起了读者极大的共鸣。在诗歌的气质和内蕴上,李槟老师和徐志摩一样都讲求“性灵”。往往诗人头脑中的灵光一闪,经过诗人的加工之后,便会成为额一首绝唱。李槟老师同徐志摩一样崇尚性灵。李槟老师的性灵还体现在他的文章冥冥中像是个预言,让人感到惊讶。死亡是每个诗人都深深思考过的一个永恒话题,但是像李槟老师这样能绘声绘色的描写死亡的人,还是不曾见到过的。他曾在《生命中的阴影》中这样写到“生与死相伴。生从死里出来,一路有死跟随。随时有死亡的危险,最终又必然死去。”“为了逃避阴影,可能将死亡忘却,活在浮华的幻象里。如追逐金钱和权利,或者纸醉与金迷。”在这首诗里,槟郎以一种淡定从容的笔调,书写着自己对死亡的理解,他放佛是一个参透生死的智者,以一种从容而又忧伤的语调向我们缓缓地诉说着他的心声:“我已经老了。对欲望用减法,对艺术更专注精力。赶紧做,尽可能多做,直到被阴影吞没。”

跟许多有思想的现代诗人一样,李槟老师也是个孤独的诗人,他的诗歌中总能有意无意的透露出一种孤独感。这可能是跟他早早的离开了家乡巢湖,定居在南京的经历有关。在槟郎的许多诗歌中,他都表达了对故乡的思念以及对童年的回忆。比如那首《故乡的山里红》,诗中这样写到“多美的名字,山里红山里红,故乡的青山红了。小红果如玛瑙,点缀在我的童年。日落西山后,悠然放牛归村。放牛娃嘴里嚼着,口袋里满盛着,香香的山里红”。这首诗歌就是诗人在孤独情境下所写,由旅途中的所见所闻所感联想到自己的童年生活,表达了对童年那如诗般生活的向往,以及对故乡深切的思念。再比如《拒绝长大的男孩》中,诗人这样写到“过早地看到了,成人的争名夺利。虚伪和欺骗,伪善与阴笑啊。小男孩拒绝长大”。在这首诗中,诗人以冷酷的笔调,心酸的自嘲,写出了成人世界的虚伪和欺骗,明争与暗斗,表达出了他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愿景。然而,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,以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的高傲姿态活在世上的人注定是孤独的。因为没人能理解,没人能明白,没人能真正的感同深受。

其实诗人身上最让我佩服的地方,还是他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。也许生不逢时,也许一腔孤傲无人理解,也许经历了人生的许多风风雨雨,受尽许多的冷嘲与热讽,但是诗人依旧不骄不躁,谦逊沉稳,积极乐观。他寄情山水,在山水之间寻找心灵的澄澈与空明;他以笔为戈,在诗歌诗中抒发自己生不逢时、无人理解的孤独与苦闷;他沉迷于学术,在学术上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;他热爱书籍,在书海里陶冶身心……也许诗人经历了许多我们所不知道的苦痛与忧伤,但是在他的许多诗歌作品里,我们从未看到任何消极的情绪,反而他以一位长者的身份,在诗歌中耐心的教导我们“对欲望用减法,对艺术更专注精力。赶紧做,尽可能多做,直到被阴影吞没。”

李槟,这位才华横溢却又生不逢时的老师,就是我喜欢的诗人,我所喜欢的槟郎。

2020-12-21
_________________
真人生、真性情、真文学!
返回顶端
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
显示文章:   
发表新主题   回复主题    时代诗歌网首页 »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
1页,共1

 
论坛转跳:  
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
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
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
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
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

版权所有 ©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《时代诗刊》编辑部 《网络诗人》编辑部 Copyright © The Poetry Times, Inc. (English)
     名誉站长:诗阳   友情链接   诗刊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