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回归真实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·龙羽生·


              ◇这里,埋葬◇

      这里
      埋葬着一个水池
      令人惋惜的是,睡莲,金鱼,从遥远的大别山
      山涧里搜集来的鹅卵石,菖蒲
      一些珍稀的花卉,包括动用巨额工程款
      购买来的草皮,青苔

      这里
      挖掘机的承包商
      早已和暴利一同离去

      这里
      埋葬的还有,冬天,花玻璃一样的薄冰
      被时光冻结的鸟鸣,高楼与风骚柳树的倒影
      不同季节的风
      连同我漫步的回音
      每一次,随手拍
      七月的暴雨,午后奇妙的蓝天白云

      这里
      有一种空气与呼吸
      埋葬了,连梦想与预言
      也始料未及

      这里
      埋葬了美好
      埋葬了,我的,包括还有回忆之心的人们
      他们和我一同在老去,一同遭埋葬的
      是一代人的青春;当然
      也许
      还有某人的回眸
      哽咽着,未曾吐露的爱情


             ◇关心你会不会摔痛◇

      我们关心的
      都是傻事
      比如,你是我的初恋
      如果不是,是因为你飞走了
      你从未放弃过
      你将一对翅膀及羽毛,炫目的五彩
      留给我

      关心你会不会挨饿,挨冻
      会不会好一点
      因为失去了飞翔的工具,在初冬,会不会
      在失去六个方向支撑自由旋转的薄膜棱骨后
      由雪花蜕变为盐豆,雨夹雪
      斜斜的或垂直的,摔在地上以及路牙和水泥台阶

      我竟然在关心你会不会摔痛

      可见,我
      我们
      关心的都是傻事;蠢得
      开心


                ◇鄙弃◇

      一颗粗粝的心,痛哭
      三天三夜
      矫情了;这世道,人们在雾霾里出行
      恨不得头套防毒面罩

      他人的手和脚,被砍断
      额头刺字
      连暗淡的身影也得穿枷戴锁,跟了一辈子的绰号
      “疯子”,著一身
      百凿不破的石衣

      哪怕真得拥有一块璞玉
      哪怕真得怀揣
      和氏璧
      “死样。”“别理他,”

      哪怕坚持真理,直至揭开冤孽的真相
      在一个保持质疑一切
      否定一切的年代,人人可以,批判之批判
      ——我们,鄙弃……


【回归真实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·槟郎·


              ◇遗民与逸民◇

      元明换朝时,
      上层重新洗牌。
      不少人被淘汰,
      大量新人登上舞台,
      有人欢喜有人哀。

      新人衣锦还乡。
      当年的放牛娃,
      牛在人失踪,
      参加过路的红巾军,
      已是开国将军。

      新将军回村,
      村官组织欢迎。
      偏偏老御史不去,
      他是旧朝的遗民,
      新将军的俘囚。

      新人拜访遗民,
      昔日的放牛娃,
      难忘少主的恩情。
      做你的乡野遗老吧,
      为新朝点缀太平。

      新贵和老臣,
      同时想到另一个人。
      当年的村里三贤,
      还有一位穷书生,
      无名的隐逸诗人。

      村官按照吩咐,
      搜遍荒山野岭,
      抓来两朝的逸民。
      三贤再次相会,
      各有各的命运。

      后来的结局:
      遗民安享天年,
      新贵被重八哥抄斩,
      逸民下落不明。
      一代人的芳华结束。


             ◇老天爷与土地爷◇

      故乡的人们,
      每有什么不平的事,
      爱引发抱怨:
      老天爷不睁眼啊!

      人们警告恶人:
      人在做,老天爷看着,
      要遭天打雷劈的,
      头上三尺有神明。

      可是并没有庙,
      供奉老天爷神。
      村庄只有土地庙,
      在村边的柳树林里。

      槟郎这一生啊!
      幼小时生了怪病,
      土地庙还没有,
      妈妈带到桥边求神。

      少年时才有土地庙,
      供奉的不是桥神,
      也不是老天爷,
      而是土地爷。

      我为了考大学,
      跳出农村去城市,
      求过老天爷和土地爷。
      只去过土地庙。

      所以,槟郎最亲的神,
      便是两位爷神:
      老天爷无形无庙,
      土地爷有形有庙。

      上了大学才知道,
      神有许多等级。
      君王配老天爷,
      乡村人配土地爷。

      谁不想上达最高神?
      但老百姓可说,
      不能祭老天爷的,
      否则便是犯上。

      村庄有土地神,
      城市有城隍神。
      近处方便又平等,
      我乡下人爱土地爷。

      后来又有了庙宇,
      基伊佛道四大宗教,
      都没有老天爷,
      不管村里土地庙。

      槟郎已经老了,
      遍学过儒道佛基伊。
      最爱两位爷神,
      老天爷和土地爷。



〖页首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〖目录〗